兵部的大印章丢失了,嘉庆命令人们进行彻底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清政府存在严重问题。

1820年三月初八,嘉庆从京城出发,前往清东陵拜谒乾隆的陵寝。1820年3月8日,嘉庆从首都出发去参观清东陵的甘龙墓。

当嘉庆一行浩浩荡荡来到唐山宫时,掌管兵部的高学良等人急奏,说兵部的印鉴不见了,嘉庆一身冷汗。

根据清朝的制度,兵部有两个海关警卫——一个是衙门日常使用的厅堂印章。一张是陪同司机旅行的线路邮票。

当皇帝不在的时候,他可以通过携带海豹突击队来动员军队和分发军需品。

既然印刷已经消失,谁知道它会带来什么样的麻烦呢?梁明在王位上声称,印章的丢失一定是小偷觊觎白银的结果,因为印章是纯银制成的,重量很重。铜板完好无损,只有银盘丢失,盗窃倾向明显。

因此,所有涉案人员,包括司法部职员和行李员肥皂服务,都被转移到刑部接受严格审讯。

嘉庆对印刷丢失的直觉判断并不简单,而且可能不仅仅是丢失了,因为印刷只在巡回演出中使用,所以它可能在去年秋天的围攻中丢失了。

于是,他将调查范围扩大到管理层面,下令亮部开会地点,几名国防部大厅官员脱帽,其余的国防部官员等待调查结果,随时准备接受治疗。

此案的主持人是庄王琴面石。他带领一群人接受了一个多月的审判,但仍然一无所知。这时嘉庆已经回到了北京。

嘉庆非常生气,惩罚了勉施等人半年。他甚至拿出棉石的华玲,敦促他们加快审讯。

在巨大的压力下,这个案子终于结出了果实——印刷早在去年就丢失了。

1819年,嘉庆和他的随从从秋季围城中归来,住在金山岭长城的贝克斯营地。

晚上,负责保管海豹的人被要求将海豹绑在营地中间的柱子上。抄写员余慧婷跑出去吃饭玩耍时,被要求照顾他们。

已经在路上走了几天的余慧婷已经筋疲力尽,很快就在营地睡着了。

当他醒来时,他惊恐地发现印刷术不见了!如何做到这一点?余慧婷极度焦虑,不敢向上级汇报。他不情愿地下定决心,找到了一个备用的印刷盒。他用黄布包裹了一枚悬挂的铜币,并把它放进盒子里假装是一枚印刷品。

他回来时不知道内情,于是裤子要“线印”回首都。

根据规定,当打印品返回仓库时需要检查。

余慧婷请负责检查印刷唐书的干宝吃饭,并请他帮忙应付过去。

干宝不想冒险。余慧婷很快给了他50两银子。看到钱是开着的,干宝终于同意下来把“兴印”带回仓库,就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由于印刷不常使用,丢失的东西不会磨损。

直到嘉庆再次外出需要使用印章,干宝才买下仓库工作人员,伪造被盗印章的印记,愚弄了梁明等人。

在这里,似乎形影不离的案子已经解决了,但是谁拿走了形影?你从哪里得到的?你拿它做什么?没有线索。

嘉庆不愿意放弃,害怕任何麻烦。他派了许多人去彻底调查去年秋天的围栏,但他们仍然一无所获。

无奈之下,嘉庆不得不要求兵部重铸一枚线印,并稍加改动,以区别于丢失的旧印。

参与事件的人也不能免于责备,他们会受到降级、枷、放逐等惩罚。

这起丢失印刷的案件暴露了国防部管理不严、徇私舞弊、贪污受贿的严重问题。事实上,在当时的官场中,不仅是兵部,其他部委也是如此。只是有点幸运,什么都没发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