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电影:一名战争记者为正义而死。

1956年,玛丽·科尔文出生在纽约。

1984年,玛丽·科尔文被《星期日泰晤士报》接受为战地记者,并为此奉献了一生。

在她的任期内,她去了各种危险的战场,无论有多困难,她都坚持向公众报告最真实的战场情况。

在这个过程中,她目睹了无数的苦难和无数的被剥夺的生命。

为了保护战争中模糊的希望,玛丽·科尔文不遗余力,甚至牺牲了自己的生命……这个故事源于2018年在美国上映的传记片《私人战争》(Private War),里面有90%腐烂的西红柿。

这个故事完全改编自真实的人和事件,恢复了战争记者的辛勤工作和血腥绝望的战争场景。

每张照片都让人们对残酷的现实感到沉重和震惊。

战地记者科尔文由美国著名女演员裴淳华扮演。

在悬疑主题《消失的女孩》(Gone Girl)中,她扮演一个诡计多端的妻子,在细腻、感人和无情之间自由切换。

这次作为战地记者,她还贡献了自己在教科书层面的表演技巧,充分展示了记者面对残酷战争的无助,用荒谬的生活方式冲淡了战后的创伤。

这部电影的开场是一个特别令人震惊的废墟场景。

与对这场惨烈战争的直接描述相比,战后满目疮痍的景象显示了战争的残酷。

然后,镜头聚集在科尔文的生活中,开始描述她在44岁到56岁之间的传奇经历。

起点是科尔文在传递真实战争的过程中失去了一只眼睛,终点是科尔文为了揭示战争的真相而失去了生命。

语气特别沉重,社会意义深远。

在此期间,科尔文经历了一段极其艰难的战况采访时期:它可能被当地警卫士兵视为敌人,也可能遭到突如其来的炮火袭击。

爆炸后废弃的建筑随时可能倒塌。如果你不小心,你会在混乱的战争场景中失去生命。

工作环境极其艰苦,难以持久。

然而,科尔文从未产生放弃的想法。即使战争如此危险,她只是一名记者,她仍然坚持要完成采访。

不要抓住报纸版面,只要揭露现实,坚持正义的保护。

在这样的背景下,这部电影经常展示战后艰难的生活环境:孩子们面黄肌瘦,没有足够的吃和穿。

成年人面色麻木,失去了对生命的期望。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发动战争的领导人。

他们看起来很自豪,想象着战争胜利后的美好生活。

科尔文对真相的追踪总是惹怒他们,从而演变成故事中强烈的戏剧冲突。科尔文对真相的追求总是激怒他们,并在故事中演变成强烈的戏剧性冲突。

与其他战争电影不同,《私人战争》(Private War)描绘了战争的悲剧场景,但这不是它最关注的地方。

导演非常独特,从主人公科尔文的悲惨生活开始,延伸了战争的主题。

为此,他拍摄了科尔文混乱生活的许多场景:疯狂的抽烟喝酒,和他刚认识的男人一夜情。

科尔文长期生活在战争现场,患有创伤后应激障碍(战后创伤综合症)。有时候,她会很紧张,对自己卧室的床说:我看见那个受重伤的女孩躺在床上。

有时候,她太痛苦了,以至于她想离开这个世界。她经常流下莫名其妙的眼泪,对自己的生活感到绝望。

这里有一个特别有趣的场景。

在战争现场,男伙伴问科尔文,“我真的不明白你为什么穿这么贵的防弹背心内衣?”科尔文微笑着说:“我希望当我的身体被发现时,我会变得特别。

”幽默的嘲笑出现在沉重的故事气氛中。仅仅这句话就足以反映科尔文对正义的坚持和对美的向往。

电影结束时,科尔文死于现实生活中记录的残酷战争。

在她死前,她告诉报纸战争的真相:不是针对敌人,而是轰炸手无寸铁的平民。

枪声响亮而血腥。

科尔文旁边的建筑被炸毁,掩埋了她为正义和真理而牺牲的尸体。

这时,科尔文成了真正的英雄。

我建议你去看这部电影。

这场战争的主题并不刻板乏味。

每一幕都反映了悲惨的战争生活。戏剧性的冲突就地产生,呈现科尔文传奇般的生活,并讨论那些优于战争的人的人性。

不是以启蒙的态度批评战争,而是从战地记者的生活经历出发,讨论战争给人们带来的伤害和给公众带来的痛苦。

在故事的结尾,坚持生活的平民更加令人震惊:无论环境多么恶劣,他们都不会放弃斗争。

战争使人们非常清楚,只有活着才能有希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