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宏森不再负责电影了。为什么朋友圈“第一电影评论家”会让人们记住?

《文斋小钱园|娱乐独角兽》2018年,中国电影将迎来一个更大的开幕。

“当时,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影局原局长、党组书记张宏森在市场上占据着关键地位,总是陪同电影创作者。

现在,电影行业、编剧会议和媒体都充斥着新闻:张宏森不再负责电影,而是专注于电视剧。

算上张宏森的工作经验,自2003年成为广电总局电影管理局副局长以来,该局的“内幕”张宏森已经在电影工作管理岗位上工作了15年。

今年3月,为了发展和繁荣电影产业,局内的“局内人”张宏森,根据《深化党和国家事业单位改革规划》的要求,中宣部统一管理电影工作,将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的电影管理职责移交给中宣部,并赋予国家电影局品牌。

同时,张宏森被任命为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副局长和党组成员。

回首张宏森在广电总局电影局工作的那些年,仅仅在过去的两年里,他以勤奋的工作态度和对电影市场的全面掌控,一度被誉为中国电影业蓬勃发展的创始人。

中国电影的发展并没有迎来“转折点”,而是走上了健康、良好、理性的轨道。

我们相信,在此基础上,我们将推动中国电影成为电影强国。

“2016年10月,在第十三届长春电影节上亮相的张宏森,在谈到电影市场的票房变化时,一开始就有了清晰深刻的理解,与2015年同期相比,中国电影仍然处于增长状态,这种增长状态不能仅仅从票房上来考虑。

“事实上,在谈论电影时,业内和学术界的许多人不喜欢只谈论数字。

“2012年,中国电影的票房只有170.73亿英镑,到2016年底,我们的票房数字又恢复到492.83亿英镑。

张宏森认为,“数字的背后是作品,作品的背后是人才,而在所有这些背后,我们实际上面对的是观众。

观众是什么?观众是心,这是一套不可分割的关系。

与票房相比,观看人数是我们更看重的一个指标。票房背后是一个接一个增加的人数。

观众走进电影院,数字后面是心脏的方向。

2017年,面对票房进一步两位数的增长,张宏森出现在杭州“中国电影新势力”会议上,展望未来电影发展的三个时期。他向电影制作人提出了提高电影质量的具体方法“三重三俗”的要求。

“目前,许多电影在质量水平上的差距在于缺乏讲故事的能力,具体表现在:有些人没有很好地掌握讲故事的要领和规则,有很好的故事起点,但没有很好的讲故事的过程和方法,或者最终陷入死胡同,或者逃离现场,或者前后不一致,或者不知道在哪里结束;有人透露,从文学到戏剧,从戏剧到电影的基础训练都有不同程度的缺陷。这个故事的统一性、完整性、生动性和生动性在一些电影中明显缺失。逻辑自我一致性困难、因果对应困难、人物难以立足以及难以说服公众的根本原因是故事本身的严重问题、对作为电影叙事基础的故事本身缺乏控制以及故事叙事的基本技巧受到观众的严重质疑。也有一些电影对故事本身的本质缺乏理解和理解,把宣传、报道和评论的要求误认为叙事的要求,所以有些作品有很高的想法,高高在上,没有根据,忘记了电影应该把故事作为一个重要的叙事引擎。其他作品试图用主观意志、情感表达和形象组合来代替故事本身,并从从不讲故事发展到从不讲故事。其他作品倾向于展示概念、展示场景、展示技巧、展示明星等。作为创造性的追求,这更违背了电影应该讲述好故事的基本要求。

“电影是为了升值,而不是纯粹的货币计算。

“张宏森的演讲持续了两个半小时,可以说是对十九大之后的电影人提出了最全面、最深刻的要求。它具有极大的情感和指导意义。

它被网民和主要媒体不断解读,甚至被誉为中国电影未来发展的“纲领性文件”。

而金句频出的张宏森,也因私下对电影行业的真知灼见,被称之为朋友圈“第一影评人”。然而,频繁使用金句的张宏森,也因其对电影行业的私下洞察而被称为朋友圈中的“第一批评家”。

朋友圈里的“第一批电影评论家”最害怕外行领导专业人士。

张宏森不仅是电影经理,也是作家和编剧,他无疑知道如何创作。

张宏森于1983年开始出版他的作品,他写并出版了六部小说,如《阳光与蛇》、《疯狂的小鸟》、《车间主任》和《正义》。1997年,他凭借小说《车间主任》获得中国电视金鹰奖“最佳编剧”奖。车间主任兼司法还获得了中宣部“五一工程”奖。

他写的25集电视剧《大法官》(Lord Justice)在豆瓣上得了7.8分。

作为国家一级作家,中国作家协会全委会委员,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顾问。

张宏森生来就是一名专业编剧,他以非凡的艺术成就和专业精神在业内赢得了良好的声誉。尤其是每次他对主要电影的敏锐判断出来,他的朋友圈肯定会在江湖上引起热烈的讨论。

去年五一,四部主要国产电影《爱你》、《春娇拯救迟明》、《记忆大师》和《拆弹小组》展开了激烈的战斗。

4月30日,张宏森在《朋友圈》上发表了一篇长篇文章,对这四部电影逐一进行评论。

“电影有时没有必要的逻辑。如果他们盲目追求完美的逻辑,电影将变得毫无生气……”正如张宏森所说,创造者是键盘上的主人,观众的屏幕是复杂的。创造是一种比理性更感性的行为。没有普遍的逻辑。对创造者来说,最重要的是要“逻辑自洽”。

从2016年开始,电影市场发生了一些新的变化。像湄公河行动、狼武士、军队建设伟大事业和红海行动这样的电影一部接一部地上映。国内题材电影已经进入“自觉”的转型期。

2017年7月,《军队建设的伟大事业》上映时,张宏森在他的朋友圈里写了数千字,在推荐的同时透露了电影制作过程的许多细节,表达了对当前电影行业的许多意见和管理理念,并给《小鲜肉》起了个好名字,鼓励年轻演员。

今年《红海行动》上映时,张宏森也在朋友圈里支持它。

然而,张宏森的朋友圈并不“和平”。

2016年12月,《中国电影新闻》一篇题为《豆瓣和猫眼电影评分面临信用危机,糟糕的批评伤害电影产业》的文章批评了豆瓣和猫眼等电影评分网站,认为相关评分网站的糟糕评论伤害了电影产业,质疑豆瓣和猫眼评分的可信度。

这篇文章被《人民日报》的客户转载后,立即引起了关于电影分级的热烈讨论。

与此同时,猫眼电影的专业收视率悄然下架,大量关于豆瓣和猫眼被“采访”的新闻相继出现。

对此,张宏森在朋友圈转发了这篇文章。在否认谣言的同时,他也对电影系统的批评和创作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创作和批评是同一部电影的两面。电影进度期望评价体系切实可行。

试图拒绝批评不是真正的电影人。虽然批评脱离事实,但批评的效果很难发挥作用。

“这并不是张宏森第一次用智慧和温柔的话语吸引公众。

2016年9月,《毒舌》的一篇题为《如果你连一部糟糕的电影都说不清楚为什么值得我们花钱》的文章被疯狂转发。

“虽然题目不好,往下用了一大块,但是毒舌分析。

“客观、多角度、合理地看待问题,张宏森的智慧和说话方式低调而有力。作为一个“内部人士”,他也可以从“外部人士”的角度来看待这个问题。

“艺术的完美表现是电影的政治正确性”。

现在,说这句金句的张宏森将不再负责电影了。除了放弃,公众也很担心。

我只希望获胜者能像他一样专注于电影业,勤奋地“修路架桥”和“护送”电影创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