罕见!公安机关和执法机关的负责人都下了马。这个省现在腐败成风。

湖北公安:将打击犯罪和邪恶的专项斗争深入深水区,扬子江镇雷声大作。

最新的官方披露显示,武汉法院前院长、检察院检察长、政法委副书记,甚至湖北黄冈市公安局局长都受到了调查和处理。他们都从马背上摔下来的原因是他们卷入了黑色,充当了黑色邪恶势力的“保护伞”。真是令人震惊。

在中央政府“扫黑除恶”专项行动的背景下,各地纷纷公布了自己的成绩单。一些官员掌权并不罕见。

然而,湖北省纪委4月2日发布的一份文件显示,该省已经深入彻底地调查了一些“保护伞”案件,这仍然令人震惊。

当地的“开伞”目标非常明确,并努力调查和处理政治和法律领域的腐败问题。

2018年以来,湖北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聚焦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一线,立案审查调查涉及公检法司等部门案件1025件,其中司法部门160件,政法部门36件,检察部门52件,公安部门646件。自2018年以来,湖北省各级纪检监察机关一直把重点放在专项斗争的第一线。涉及公安、法务部等部门的案件有1025起,其中司法部门160起,政法部门36起,检察部门52起,公安部门646起。

最典型的例子是省纪委监察委员会直接查处了一些有影响的案件,如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前院长王晨、武汉市人民检察院前检察长孙广钧、武汉市政法委前副书记周斌、黄冈市公安局前局长王志怀。

公安机关和法律秩序委员会都参与犯罪活动,都是邪恶势力的“保护伞”。这是非常罕见的,超出了一般公众的想象。

在我的印象中,类似的问题也发生在山西。

去年8月,山西省纪委宣布了对4名省级干部的处分决定,其中包括省监狱管理局局长兼局长王伟、省监狱管理局副巡视员高启、原省检察院副巡视员贾文生和原省高级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管仲祥,引起了极大的震动。

这些政治和法律系统的高级官员触及了同样的“高压线”——涉及到黑人。

包括他们在内,有90多名公职人员参与了肖思邈的案件,肖思邈是山西备受关注的黑恶势力领导人。

此前,哈尔滨疯狂卡车案涉及122名公职人员,该案主要针对交通警察系统。

回到湖北后,这四个人在一起涉及公安机关和治安委员会的案件中落败,当时他们都在各自的岗位上,这对当地的官场有着非常重要的威慑作用。

他们也有很多共同之处。他们属于同一个政治和法律体系,有着牢固的关系和许多熟人。这也显示了“开伞”的困难和艰辛。

几乎与此同时,武汉市江汉区党委书记、人民法院院长刘汉强、武汉市公安局武昌区分局党委书记、局长皮盛兴、黄陂区政协前主席李生桥等长期在政法系统任职的人员也受到了调查。

武汉检察系统和黄冈公安系统的官员也有所下降。

从公共信息来看,这是典型的崩溃和腐败的方式!正如湖北省纪委监察委员会所说,要严格检查黑恶势力的“保护伞”,要严格检查“村霸”、宗族恶势力和色情赌博背后的腐败。

他们是如何充当邪恶势力的“保护伞”的?一般来说,它不过是这些表达形式:纵容和掩饰、泄密、平台支持和调解。

或者,这些形式是包罗万象的。

这位官员在“双开”公报中斥责说,王晨作为一名司法干部,应该忠于宪法,严格遵守法官的职业道德,清正廉明,公正执法。然而,他知道法律,违反法律,并利用司法权力来积聚财富。

作为检察机关的领导干部,孙广钧丧失了理想信念,不相信马列主义,相信鬼神,不相信组织,不相信“主人”,不把人民当成“老板”。他愿意被“追捕”,并利用司法权力通过案件谋取私利。

周斌没有透露更多信息,但从他的公开记录来看,他早年在武汉市人民检察院工作,从一名官员到检察院院长,后来担任武汉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他的经历涵盖检察工作、地方工作、法院工作和政法委工作。

公安局局长是怎么成为“黑警卫局长”的?中国纪检监察报披露,王志怀和黑老大是兄弟,“真诚相待”。

作为公安局局长,王志怀并没有保护一方的和平,而是享受着“保护黑人”。

权力和金钱的交换以及利益的驱使使得“黑人安全主任”王志怀在违反纪律和法律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值得注意的是“雨伞”远不止上述。

湖北省纪律检查监督委员会披露,2018年4月,该省报告了三起党员干部涉嫌犯罪的典型案件。8月,报道了4起党员干部涉黑犯罪典型案件。10月,发布专项公报,惩治涉及黑人犯罪的腐败和“保护伞”,揭露涉及党员干部的11起涉及黑人和坏人的典型案件。即便如此,令人惊讶的是公安局和政治法律委员会是参与黑人帮派的平台。

他们被鼻子牵着鼻子走的原因不是黑邪恶势力有多聪明和强大。核心因素无非是权力和金钱的交换以及利益的驱动。

所有这些,人们都咬牙切齿。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些曾经被政府或地方政府视为“肮脏的亚麻布”的东西现在已经被慷慨宣布,这也显示了地方在与“黑与恶”的特别斗争中的决心和勇气。它们包括反对黑人和黑人的斗争,反对邪恶的斗争和反对混乱的斗争。

打破这些“雨伞”恰恰意味着无论谁在幕后充当“黑手”,或窝藏或纵容罪犯,无论是谁,在什么领域,级别有多高,都将受到法律的严惩。

打破这些“保护伞”也会对邪恶势力形成强烈的冲击,有助于净化当地的政治生态。

据最新消息,4月初,中央反犯罪反邪恶监察小组将赴天津、吉林、浙江、安徽、江西、湖南、广西、海南、贵州、云南、新疆等11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进行监察,原则上驻点时间为一个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