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利润和现金流直线下降,跨境并购再次搁浅。深交所18个问题指向金莱特|查询

2018年,年金赖特的经营业绩大幅下滑。在巨大的经营压力下,许多跨国并购尝试都失败了。

回顾金莱特的历史公告,可以看出,自2015年以来,该公司第三次终止对钟健程凯的收购。收购投资时报研究员李陈傲后,净利润下降1277.82%,扣除费用后净利润下降2036.31%,净现金流下降183.20%。广东金莱特电器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莱特,股票代码002723)于6月11日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出具的年度报告查询函。

来自《投资时报》的研究人员发现,深交所在调查函中共提出了18个问题,主要涉及收入下降、扣除费用后净利润和净利润大幅下降、收入和净利润季度变化不匹配、重大资产重组终止、小额贷款子公司亏损、其他应付款大幅增加、库存余额相对较高、董事和监事变动频繁等。

净利润和现金流量大幅下降年报数据显示,2018年,金莱特实现营业收入8.31亿元,同比下降15.83%,净利润-9031.2万元,同比下降12.77.82%,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以下简称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7744.68万元,同比下降20.36%

对于如此大幅度的经营数据下降,深交所要求金莱特解释扣除费用后营业收入、净利润和净利润下降的具体原因和合理性。解释业务活动产生现金流急剧下降的原因和合理性;说明主营业务的持续盈利能力是否有不利变化,净利润和非净利润是否会继续为负,以及公司应采取的措施。

从季度数据来看,金莱特的许多季度数据存在较大的波动和错配。

2018年第一至第四季度,金莱特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2.3亿元、2.58亿元、1.94亿元和1.49亿元。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季度净利润分别为-1210.59万元、196.91万元,-431.29万元和-7595.15万元。季度经营活动净现金流为778.5万元,-4908.75万元,-1267.14万元和328.1万元。

据此,深交所要求金莱特解释第四季度净利润为负的原因,以及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季度变化不匹配的原因和合理性。解释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经营活动产生负净现金流的具体原因和合理性。

对比金莱特的出口和国内销售数据,也可以看出存在显著差异:2018年金莱特实现出口销售收入6.15亿元,毛利率为10.54%;国内销售收入达到2.11亿元,毛利率为-1.35%。

为此,深交所要求金莱特按每个业务部门和产品的地区进一步披露国内销售收入。分析比较了出口产品的类型、销售国家或地区、销售额和结算货币,以及国内外销售毛利率差异显著的原因和合理性。当前宏观经济政策和国际贸易环境对公司出口销售及相关外汇风险的当前和潜在影响,并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必要的风险提示。

2018年,金莱特外销营收占比总营收74.06%,较为依赖国外市场。2018年,金莱特的出口收入占总收入的74.06%,更多依赖国外市场。

根据年报,去年购买外汇套期保值产品的损益为-1423.6万元。

对于这一千万元以上的损失,深交所要求金莱特披露外汇套期保值产品的具体内容、相关会计处理的合理性以及上述损失的具体计算过程。内部控制和风险管理体系及外汇套期保值的有效性;外汇套期保值业务的范围、额度、内部审核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

金莱特于2014年在深交所上市,主要从事可充电备用照明灯和可充电交流/DC两用风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自上市以来,金莱特一直想拓展业务触角,但外资并购一直很频繁。

2018年9月12日,金莱特宣布将改变重组目标,收购中国建设城市发展环境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建设城市发展)100%股权。

钟健程凯主要从事建筑业务,与金莱特原有的小家电主营业务无关。

2018年12月25日晚,金莱特宣布了对中信泰富的全资收购草案。

CCEC 100%股权价值8.5亿元,金莱特分阶段向CCEC股东支付现金,首付款达到4.25亿元。

2019年1月4日,深交所在中信泰富收购草案公布后,向金莱特发出询价信,内容包括收购资金来源、金莱特能否有效管理中信泰富、中信泰富的可持续盈利能力、中信泰富股东对金莱特的业绩补偿能力。

2019年2月13日,金莱特在回复深交所询价信的公告中提到,公司大股东华鑫李闯和实际控制人蔡卢晓承诺全力支持交易顺利完成。

然而,一个多月后,原定于3月21日召开的考虑收购中信泰富的临时股东大会被取消,原因是第一阶段4.25亿元的收购无法实施。

最后,2019年5月29日,金莱特宣布正式终止收购中信泰富100%股权的重大资产重组。

对于如此戏剧性的收购演变,深交所要求金莱特解释终止收购中信泰富100%股权的具体原因、后续安排及拟议违约处理措施(如有)、相关预付款是否存在无法收回的风险、相关会计处理是否合法合规。

根据年报数据,截至2018年底,金莱特其他应收款余额为1198.9万元,比年初增长87.48%。主要原因是收购钟健100%股权的预付保证金。

对此,深交所要求金莱特结合主营业务和收购事项的发展,说明其他应收款形成的原因、所涉事项或交易的具体情况、纳入其他应收款的原因以及会计处理的依据,并结合应收款的资格和历史收回情况,分析和说明坏账准备的合理性。请说明是否与关联方有其他应收款交易,如果有,请说明具体情况,以及相关审查程序和信息披露义务是否得到履行。

《投资时报》的研究人员回溯了金莱特的历史公告,发现终止对钟健·程凯的收购是金莱特自2015年以来第三次终止投资和收购。

2015年9月,金莱特宣布计划与自然人甘峰合资成立控股子公司浙江安倍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2016年6月,金莱特宣布将停止投资新能源。

2018年6月14日晚,金莱特宣布将通过发行股票或支付现金购买富马特机器人有限公司100%的股份,交易对价为3.5亿元。同年9月,金莱特宣布放弃收购Format,转而收购钟健。

货币资金余额只有5000多万元。收购CCT失败的原因是交易金额大(现金支付总额为8.5亿元),公司未来偿还贷款的压力可能会加大。

这确实是金吉尔·赖特面临的现实。

根据年报数据,截至2018年底,金莱特的货币资金余额仅为5528.9万元,但其短期贷款、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分别为1.2亿元和2.1亿元。

对于这种情况可能给金莱特带来的潜在风险,深交所要求金莱特说明短期贷款的相关利率、贷款的具体用途以及对公司相关资产主体的交叉核对。应付票据和应付账款的具体内容和业务性质。

此外,金莱特还需要根据货币资金、银行信贷和现金流的情况分析公司的短期偿债能力,并说明是否存在短期债务风险以及应采取的对策。

截至2018年末,金莱特其他应付款期末余额为1475.58万元,是期初余额的2.32倍。“其他”期末余额为960.6万元。

其他应付款大幅增加时,深交所要求金莱特详细说明其他应付款大幅增加的具体原因和合理性;“其他”项下应付款的形成原因、具体构成、是否为关联方交易以及计入其他应付款的合理性。

截至2018年末,金莱特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余额为1.39亿元,同比增长7.91%。坏账准备余额444.4万元,坏账准备占比3.12%。前五大应收账款占应收账款总额的46.64%。

深交所要求金莱特解释应收账款余额增加的原因和合理性,并与同行业进行比较,分析和解释相应的应收账款业务类型的变化,以及现有坏账准备计提政策和计提比例的合理性,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说明应收票据及相关利率增加的原因和合理性;解释前五大应收账款客户是否与公司及截止日期后的恢复相关。

此外,截至2018年底,金莱特的股票余额为1.83亿元,占总资产的18.48%。

深交所要求金莱特解释资产中存货比例高的原因和合理性,以及存货周转率水平是否与同行业一致。如果没有,请解释原因和合理性。相关存货的折旧准备是否充分合理。

《投资时报》的研究人员注意到,子公司的盈亏对金光集团的业绩有着重大影响。

2018年,金莱特主要子公司金鑫小额信贷净利润为-5819.4万元,确认长期股权投资损益为-2586.42万元。

对于这个对业绩有重大影响的问题,深交所要求金莱特解释金鑫小额贷款业绩损失的原因和合理性。说明资金来源、内部制度的建立、盈利模式、目前获得的相关资格和许可、业务风险和防范措施等。金鑫的小额信贷业务;说明坏账准备中“正常类”、“关注类”、“二级类”、“可疑类”和“损失类”的具体分类标准,报告期内五类应收款的分布情况,相关应收款的具体减值计算流程,报告期后的收回情况;公司在长期股权投资账户中投资金鑫小额贷款的相关会计处理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解释金鑫未来的具体业务计划以及公司计划采取的改善其子公司经营业绩的措施。

2018年,金莱特与同一控制下的企业合并,收购中山创华工贸有限公司和中山创华工贸有限公司,上述两家公司分别亏损615600元和588500元。

深交所要求金莱特披露上述两家子公司亏损的具体原因,是否存在继续经营能力的重大不确定性,以及为改善经营业绩应采取的具体措施。

2018年末,由于收购佛山李进香电器有限公司,金莱特形成商誉1580.5万元,不计提减值准备。

深交所要求金莱特说明子公司商誉减值测试的主要方法和流程、不计提减值的依据和合理性,以及是否符合《企业会计准则》的规定。

深交所在关注2018年所有经营数据下降的同时,也担心金莱特的许多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已经离职,发生巨大变化。

对此,深交所要求金莱特解释董事和监事频繁变动对公司主营业务发展、生产经营、管理稳定和公司治理有效性的影响。公司后续董事、监事的计划和安排是否有再次发生重大人事变动的风险,如果有,请对相关风险给予充分警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