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核心资产估值的综合比较:a股核心资产仍然具有成本效益分配

[核心线索]最近,许多投资者担心核心资产的估值,尤其是其中的白马,已经达到了历史上最高的一位数水平。

通过与美国股票的比较,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无论是绝对估值还是相对估值,a股核心资产都不贵。

除了一些个股之外,a股领导者的整体估值增长率匹配度比美股更有利。

因此,从全球外资配置的角度来看,a股核心资产仍然具有成本效益配置。

首先,与类似的美国公司相比,a股核心资产更便宜。a股核心资产组合的绝对估值不高。

我们大致代表了中国的核心资产组合,前50名股票由卢坤通持有,基本上包括各行各业的领军白马,可视为a股优质公司的代表。

截至6月30日,这50只股票的平均市盈率(TTM)为15.08。

如果排除其中14只,其余股票的平均市盈率为20.97。

从估价的绝对水平来看,它并不贵。

为了可比性,我们使用这50只股票的财务指标作为基准,筛选出“美国股票的核心投资组合”。

由于外国投资者对蓝筹股的整体偏好和对历史利润稳定性的特别强调(见《巴菲特的秘密——金融视角勾勒外国投资美学20190507》),我们选择了过去三年净利润复合增长率和2010-2018年净利润波动性两个指标,并基于这两个指标选择了业绩相当的“美国股票核心资产组合”。

2018年,a股核心资产组合净利润三年复合增长率中位数为15.57%,净利润波动中位数为24.32%。

“美国核心资产组合”的具体筛选方法是根据a股核心资产组合标准上下浮动50%,即设定净利润三年复合增长率为8-24%,净利润波动率为12-36%,市值超过100亿美元。

最后,我们选择了66只美国股票组成我们的参考组,即“美国股票核心投资组合”

该投资组合的平均市值为675亿美元,包括微软、宝洁、万事达、TSMC、埃森哲等行业巨头。

我们选择了中美核心资产组合的净利润、净资产收益率和波动率进行比较。这两个投资组合非常相似,因此这两个投资组合的估值可比性具有参考价值。

最终的比较结果显示,a股核心资产组合仍比美股具有估值优势。

美国核心资产组合的中位市盈率(TTM)为22.54,剔除8支银行股后,中位市盈率为24.30,明显高于a股核心资产组合,溢价分别为50%和15.7%。

考虑到业绩与估值的匹配程度,a股核心资产比美股具有明显的估值优势。

我为大家准备了一本股票市场投资秘籍:100多份经纪研究论文,31本股票投机书和10本股票行业分析。根据” 011 “的回复,由公众对萝卜投资研究(id: robotouyan)-2。从行业细分的角度来看,a股领先在估值上并不昂贵,在业绩上也有优势。为了进行更好的比较,我们进一步选择了外资持股比例较高的一些子行业或一些有代表性的子行业,并比较了a股和美股领先企业的估值和增长率,比较了它们的配置成本绩效。

为了减少业绩波动的影响,我们采用三年净利润的复合增长率作为指标,同时继续使用市盈率(TTM)进行估值。

比较结果如下:饮料:a股领导者的估值处于中等水平,增长率优势明显。

贵州茅台、五粮液等PE约为30倍,在中国和美国领先的饮料生产商中处于中等水平。

然而,从业绩来看,a股白酒领军企业优势明显,三年净利润复合增长约30%,远高于大多数美股饮料领军企业。

家电:a股领导者的估值明显偏低,增长率较好。

格力、美的和青岛海尔的市盈率只有13倍、17倍和14倍,远远低于海外家电领军企业(美国股票很少,这里是全球领军企业)。

从绩效评估的匹配性来看,a股家电领军企业的绩效增长率相对较好。在同样的业绩增长率下,a股估值更具吸引力。

食物:调味品很受重视。

海天和中聚体育估值昂贵,其业绩增长率也处于中等水平。估价溢价可能是由于他们的表现有很强的确定性。

然而,其他目标与美国股票估值增长率的总体匹配度相似,没有明显高估,有些结果具有优势。

汽车:a股领导者没有昂贵的估值,表现更好。

无论是整车还是零部件,估值都处于中等水平,但性能增长优势明显。

酒店和休闲:国际旅行社很贵,有一个领先的溢价,而其余的匹配良好。

CITS的市盈率为41倍,估值很高。

整体匹配度好的其他机场:上海机场处于评估和性能的中间。

上海机场的市盈率为35倍,业绩增长率为17%,两者都处于中等水平(美国机场数量少,在这里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从性能评估的匹配性来看,上海机场与世界其他机场相似。

医学:一些a股领导者有更高的估值和更好的表现。

恒瑞药业、片仔癀、云南白药和白云山体育分别为68、57、26和17,前两者价值极高。

然而,与美国股市相比,a股医药领军企业在业绩增长方面具有明显优势。

保险:平安估值低,业绩更好。

中国平安PE为13倍,相比其他保险龙头较低,且其业绩增速23%,优于其他龙头,业绩估值匹配度较好。中国平安体育比其他保险领军企业低13倍,绩效增长率为23%,优于其他领军企业,绩效评估匹配良好。

银行:a股领导者估值低,业绩差。

工商银行、平安银行和兴业银行的市盈率分别为6、7和9。它们的估值显然很低,业绩增长率也相对较低。招商银行的市盈率为11倍,相当于美国领先银行的市盈率,相应的业绩增长率也相对较高。

从业绩评估的匹配程度来看,a股和美国银行整体上是相近的。

电力:长江电力估值较低,性能较好。

长江电力的市盈率比其他电力龙头低17倍,业绩增长率为23%,优于大多数美国股票龙头。

就匹配业绩和估值而言,长江电力优于大多数美国股票。

电子、仪器和组件:大多数a股领导者的估值较低,业绩较好。

海康和大家庭体育处于中等水平,但他们的业绩增长率优于大多数美国股票领袖。

李勋精密体育是34倍,其性能增长率也名列榜首。

从业绩评估的匹配性来看,a股整体领先于美股。

建材:a股领导人估值低,一些领导人表现更好。

水泥的估值明显低于美国股市领先者。

综上所述,除了一些个股之外,目前a股板块行业领军企业的估值与美国股市相比并不昂贵,整体业绩增长率也优于美国股市领军企业。

因此,从估值结果的匹配来看,许多a股行业领袖比美股更有优势。

第三,在制度化和对外开放的进程中,a股估值体系将逐渐脱离历史轨道,逐步与国际市场接轨。因此,横向(国际)估价比较将比纵向(历史)比较更有意义。通过与美国股票的比较,我们得出的结论是,无论是绝对估值还是相对估值,a股核心资产都不贵。

除了一些个股之外,a股领导者的整体估值增长率匹配度比美股更有利。

因此,从全球外资配置的角度来看,a股核心资产仍然具有成本效益配置:不仅在从个股财务指标廉价估值的基础上具有增长优势,而且可以从投资组合的角度丰富和完善其投资组合。

市场普遍认为核心资产昂贵的最大原因是核心资产和消费者白马已经处于历史估值水平的高位。

然而,a股目前面临的变化要求我们打破历史估值框架的桎梏。这背后的原因是a股投资者结构的系统性变化。

随着机构比例的增加和散户比例的下降,业绩稳定、净资产收益率高、护城河高的行业领导者将继续享受机构化带来的估值溢价。

事实上,这一过程发生在韩国和台湾等市场的制度化和国际化过程中。例如,在20世纪90年代外国投资进入和制度化加速的过程中,台湾和韩国股市与美国股市的相关性显著增强。

估值系统也越来越接近美国股市。

此外,制度化和国际化的进程也带来了对大型蓝筹股的重新评估:在台湾外资持股增长最快的时期,代表大型蓝筹股的台湾50指数(Taiwan 50 index)和代表中间市场的台湾100指数(Taiwan 100 index)的相对溢价出现了明显的分化。韩国更加明显。在韩国外资持股比例上升期间,大蓝筹股指数的相对溢价从1上升至1.2,而小蓝筹股指数的相对溢价从1下降至0.3。

因此,随着制度化和国际化进程的启动和加快,a股估值体系正在进行重组。

这种重组不一定是短期现象,而是长期趋势和历史进程。重组的方向必然符合国际标准,并被历史打乱。

在这种大趋势下,我们认为横向(国际)估值比较比纵向(历史)估值比较更有意义。

风险提示:1。贸易摩擦发酵超出预期;2.宏观经济波动超出预期。

本文摘自郭盛证券报告《中美核心资产评估综合比较》。具体分析内容(包括相关风险提示等)请参考相关报告。)。

如因报告摘录有歧义,以报告出版之日的完整内容为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