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损失可以索赔吗?天星资本参与新三板,固定增长95%,亏损4000万元。

不久前,我们曾报道上海元佑资产管理中心(有限合伙)起诉新三板公司白兔湖(证券简称:圣白兔湖,430738) 欲了解更多信息,请点击:第一个案例!该公司失去了新三板公司95%的股份,法院命令实际控制人回购股份。“上海元佑参与了2015年白兔湖的固定增长量,迄今为止已经损失了95%以上。2018年初,上海元佑提起诉讼,要求白兔湖董事长兼实际控制人汪舵海回购其在白兔湖的股份。” 2018年10月,二审法院判决上海元佑的请求胜诉。汪舵海被判回购上海元佑持有的白兔湖股份,并支付近900万元回购股份。 2015年,白兔湖有了几轮固定增长。上海元佑胜诉后,模仿者很快出现了。 最近,同样认购白兔湖股份并遭受严重亏损的星资本(Star Capital)也起诉汪舵海回购其股份。 天星资本“模仿”起诉近日,北京天星浩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起诉汪舵海和第三人白兔湖公司。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了一审民事判决。 2015年4月21日,北京天星创联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天星创联)与白兔湖签署了白兔湖私募意向书 认购意向书声明,白兔湖将以每股3.8元的固定价格共增加4000万股,星空联盟将以3420万元的价格自愿认购白兔湖的900万股新增股份。 此后,天星创联更名为北京天星资本有限公司,并指派原告天星浩博与白兔湖签订股份认购合同,参与白兔湖的增资。 白兔湖及其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汪舵海为保护固定增持股东的投资权益,出具了不可撤销的履约和造市承诺。承诺书声明,如果白兔湖未能在2015年12月31日前转为做市商交易并成功实现做市商,所有固定增持目标均有权选择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他股东回购固定增持股份作为补偿。 2015年7月,白兔湖与6家做市商签署了做市商协议,并向股票转让公司备案。然而,由于股份转让公司内部审批时间较长,审批工作直到2016年2月才完成。2016年2月3日,白兔湖从协议转让改为做市商转让 星空资本认为,汪舵海和白兔湖违反了他们在2015年12月31日前进行市场交易的承诺,要求汪舵海回购其在白兔湖的900万股。 在天星资本之前,上海元佑曾在2018年初起诉汪舵海和白兔湖回购股份。同样的原因是白兔湖未能在承诺的时间内完成市场。 虽然上海元佑输掉了第一次审判,但她赢得了第二次审判。 据记者了解,虽然上海元佑和天星资本参与固定增长量的价格是一样的,但他们并没有参与同一轮的固定增长量。 但是,汪舵海已经发布了做市商和履约承诺,承诺的内容基本相同。 上海元佑案二审于2018年7月17日立案,法院于2018年9月28日作出终审判决。明星资本在2018年11月5日上海元佑终审后提起诉讼,并于2018年12月17日举行公开听证会。 这可能表明上海元佑投资基金的成功回收对星空传媒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判决:上海元佑是第一个支付回购利息的案例。明星资本首先获胜。 2018年12月28日,安徽省安庆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汪舵海在判决生效后15日内回购原告天星浩博持有的白兔湖股份,并支付回购款3968.91万元。 这一数字比明星资本3420万元的固定增加成本高出500多万元,主要是基于双方当初约定的回购补偿计算方法。 换句话说,汪舵海需要返还近4000万元的固定增量利息。 星空传媒和上海元佑参与白兔湖固定增长量的成本价为每股3.8元,但上海元佑只认购了200万股,成本为760万元。星资本以3420万元的价格认购了900万股。 当这一轮固定增持完成后,星资本成为仅次于汪舵海白兔湖的第二大股东。 转换后,星资本目前持有白兔湖1170万股,占6.89% 白兔湖最新收盘价为0.11元/股,星空传媒1170万元的股票市值为128.7万元,这意味着星空传媒损失了95%以上的浮动。 尽管上海元佑和天星资本都赢了官司,但他们能否拿到这笔钱取决于汪舵海和白兔湖能否负担得起。 2018年10月23日,白兔湖发布的公告显示,截至当日,公司未能支付上海元佑相关资金,导致公司账户冻结,对公司经营管理所需现金流量产生一定影响。 白兔湖还表示,它正积极与上海元佑沟通和协调,试图尽快解决此事。 自上海元佑胜诉以来,三个多月过去了。相关的上海元佑官员告诉记者,自第二次审判结束后,汪舵海没有主动偿还贷款。他们目前已经申请强制执行。 然而,即使强制执行,也取决于是否有汪舵海名下的财产。 2018年11月25日,中国司法文件网发布了《关于执行周曙光与汪舵海股权转让纠纷执行类别的裁决》,显示执行申请人周曙光与被执行人汪舵海股权纠纷案件的法律判决已经生效,但汪舵海尚未执行 自2018年8月9日起,安徽省桐城市人民法院通过全国网络搜索控制系统和桐城市人民法院办案系统,反复搜索汪舵海名下的财产信息。 然而,法院没有发现汪舵海名下的银行存款,而且因为汪舵海参与了法院的许多案件,这些资产被封存了几轮,暂时无法处置。 一般来说,汪舵海目前名下没有财产。如果申请执行的上海元主不能提供汪舵海的财产或财产线索,执行可能很难完成。 与上海元佑对白兔湖提起破产重组诉讼的时候相比,今天白兔湖的情况没有改善,反而恶化了。 ▲白兔湖涉及多重诉讼2018年12月5日,白兔湖发布提示性公告,公司拟向法院申请破产重组 白兔湖(White Rabbit Lake)在公告中表示,由于前期资本投资巨大,资本被打破,到期债务无法偿还。自2018年初以来,该公司一直无法正常运营。为了尽可能保持品牌、市场和稳定的员工,公司于2018年4月采取补救措施,并签订了缸套和活塞产品合同。 但是,由于诉讼相关案件越来越多,公司无法清偿债务,当地法院可能采取强制措施,一些债权人可能采取激烈行动干预生产经营,公司资产也可能被拍卖或变卖。 白兔湖(White Rabbit Lake)表示,在考虑了公司目前的资产状况和偿还债务的能力后,公司认为通过市场化和法制化来拯救公司仍然是有可能的,因此计划开始向法院申请破产重组。 白兔湖表示,破产重组计划能否全面实施,这是公司解决困境或连接并购资源的最后机会。 白兔湖的声明有一些“悲壮”的含义。 2018年12月20日,白兔湖通过网络视频电话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公司董事长汪舵海主持了会议。十三名股东代表出席会议,审议通过了《关于公司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寻求出路的议案》 根据计划,白兔湖将启动向法院申请破产重组的程序。 这家曾经接受上市指导的明星企业可能真的已经走到了尽头。 不过,上海元佑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即使白兔湖申请破产重组,判决的执行也不会受到影响,因为回购责任在汪舵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